一晌清欢

莫名感觉李白杜甫和酒吞茨木很像。
杜甫的十几年痴迷,茨木的几百年追随;李白的酒仙之名,酒吞的酒葫芦;杜甫的十几首“忆李白”,茨木的挚友妖界第一。
可,最后给他们的不过是诗仙的“吾爱孟夫子,风流天下闻”和宿醉红枫林、痴恋鬼女红叶的鬼王。

不知他何时才能再次和他一起,
在那月下,对酒当歌,如同往昔。